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www.80199o.com >

1937年8月28日本侵略者轰炸上海的火车站?

发布日期:2019-09-04 17:42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8月28日,这是悲惨的一天。日本进行周密的计划过后,准备轰炸上海火车南站,来给中国一个下马威。

  上海人闻风而逃,收拾好自己行李,冲向大街,跑向火车站,而火车站正是日本轰炸的焦点。多多一家也不例外,父亲带着妻子和多多,跑到了火车站。爸爸好不容易在卖车票的地方买了两张车票,又到了月台上等车,一起都是用跑步进行的。来到月台上,多多一家惊呆了,人山人海,月台上摆满了行李,人们像泥鳅一样挤来挤去,争着往前面“进军”,想在上火车的时候早点上去。“呜,呜——,呜,呜,”这个声音由远到近,显然是火车来了,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抢着往前面冲,火车刚停稳,人们就上去了,5秒钟的时间,车厢里就挤满了人。突然,人群听见了“嗡嗡嗡,嗡嗡嗡”的声音,随即,看见了天空上出现了几个黑点,人们傻呆呆的看着,没有反应,忽然,黑点俯冲了下来,越来越近,看清了,是飞机,机面上闪耀着银光闪闪的膏药旗,还可以看见非肉体武器,“啊,飞机,飞机,快逃,快逃啊!”不知谁说的,人们开始了显著的分岔,有的到火车上,有的到月台上,多多的妈妈被“潮流”推着,和爸爸分散了,当天的上海火车站被炸成了“垃圾场”。对夫妇尽管受了伤,但仍然紧紧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在被日本侵略者追赶时,为了保护妻子和孩子,孩子的父亲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母子俩伤心得泪流满脸,儿子似乎知道了自己的父亲去世了,比他的母亲哭得更加大声,哭声犹如闪电雷鸣。就在这时,婴儿的母亲隐隐约约听到了日本侵略者走过来的脚步声,可是母亲已经累得双脚麻木了,加上受了伤,已无法走动。

  她思索着怎么保护多多的安全,看到了一块由一些破烂搭起的小棚子,她把多多塞了进去,正想找个地方自己也藏起来,两架轰炸机飞得更低了,一架飞机扔一枚炸弹,两颗炸弹落下来了,一枚落在了火车头上,一枚落在了月台上,“轰隆,轰隆,”两声爆炸响,一些人炸得血肉横飞,幸存者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了,继续逃命。又是两声响,又是一些人被炸死了,日军轰炸机就是这样两架一次来轰击上海火车站的,轰完了所有的炸弹以后,日军加速逃离了上海火车站。

  多多上面的盖子早已经被冲击波给掀飞了,多多也炸得面目全非,他看到了火车站被轰炸以后的情景:预制板掉在了火车轨道上,玻璃震得满地都是,架空桥空落落的,里面都可以看见外部,一些残余的碎片在架空桥上面摇来摇去,不时还有一些破烂落了下来,多多是一个幸存者!!是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多多留在火车站里,他还不会行走,在这里他显得孤独和无助。

  随后,记者来了,他看到了多多,用照相机拍下了这个震撼人心的照片,尽管没有彩色胶卷。多多以后的人生,很难说,要是运气好的,被人家收养,运气不好,就是活活饿死

  展开全部上海人闻风而逃,收拾好自己行李,冲向大街,跑向火车站,而火车站正是日本轰炸的焦点。多多一家也不例外,父亲带着妻子和多多,跑到了火车站。爸爸好不容易在卖车票的地方买了两张车票,又到了月台上等车,一起都是用跑步进行的。来到月台上,多多一家惊呆了,人山人海,月台上摆满了行李,人们像泥鳅一样挤来挤去,争着往前面“进军”,想在上火车的时候早点上去。“呜,呜——,呜,呜,”这个声音由远到近,显然是火车来了,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抢着往前面冲,火车刚停稳,人们就上去了,5秒钟的时间,车厢里就挤满了人。突然,人群听见了“嗡嗡嗡,嗡嗡嗡”的声音,随即,看见了天空上出现了几个黑点,人们傻呆呆的看着,没有反应,忽然,黑点俯冲了下来,越来越近,看清了,是飞机,机面上闪耀着银光闪闪的膏药旗,还可以看见非肉体武器,“啊,飞机,飞机,快逃,快逃啊!”不知谁说的,人们开始了显著的分岔,有的到火车上,有的到月台上,多多的妈妈被“潮流”推着,和爸爸分散了,当天的上海火车站被炸成了“垃圾场”。对夫妇尽管受了伤,但仍然紧紧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在被日本侵略者追赶时,为了保护妻子和孩子,孩子的父亲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母子俩伤心得泪流满脸,儿子似乎知道了自己的父亲去世了,比他的母亲哭得更加大声,哭声犹如闪电雷鸣。就在这时,婴儿的母亲隐隐约约听到了日本侵略者走过来的脚步声,可是母亲已经累得双脚麻木了,加上受了伤,已无法走动。

  她思索着怎么保护多多的安全,看到了一块由一些破烂搭起的小棚子,她把多多塞了进去,正想找个地方自己也藏起来,两架轰炸机飞得更低了,一架飞机扔一枚炸弹,两颗炸弹落下来了,一枚落在了火车头上,一枚落在了月台上,“轰隆,轰隆,”两声爆炸响,一些人炸得血肉横飞,幸存者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了,继续逃命。又是两声响,又是一些人被炸死了,日军轰炸机就是这样两架一次来轰击上海火车站的,轰完了所有的炸弹以后,日军加速逃离了上海火车站。

  多多上面的盖子早已经被冲击波给掀飞了,多多也炸得面目全非,他看到了火车站被轰炸以后的情景:预制板掉在了火车轨道上,玻璃震得满地都是,架空桥空落落的,里面都可以看见外部,一些残余的碎片在架空桥上面摇来摇去,不时还有一些破烂落了下来,多多是一个幸存者!!是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多多留在火车站里,他还不会行走,在这里他显得孤独和无助。

  随后,记者来了,他看到了多多,用照相机拍下了这个震撼人心的照片,尽管没有彩色胶卷。多多以后的人生,很难说,要是运气好的,被人家收养,运气不好,就是活活饿死

  展开全部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为实施其全面侵华的计划,又在上海滋事以制造事端。8月9日下午5时30分,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和一士兵全副武装地驾车闯进上海虹桥机场挑衅并枪击机场卫兵,被我机场守卫部队击毙。这一事件为日本进攻上海提供了借口。8月12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发动军事进攻。次日晨,日本驻沪海军得知国内消息后,率先对上海的中国守军发起进攻。八一三淞沪抗战就此揭开序幕。此后,中日双方不断调兵谴将,集结军队总数超过百万。其中日本先后投入了10个师团的陆军和海空军,总数近30万人;中国方面则调集了47个师,约70万人迎战。

  淞沪会战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8月13日—22日,中国军队击退日军进攻;第二阶段是8月23—10月25日,日本援军抵沪后凭借其陆海空优势,由守势变为攻势; 第三阶段是10月26日—11月12日,日军从杭州湾登陆,对淞沪形成包围,战局急转直下:11月8日中国军队全线日日军攻陷上海。

  淞沪会战是抗日战争初期中日两国第一次大规模会战。此役历时三个月,毙敌4万余,虽最终没能守住上海,但是却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梦想。

  拍摄故事:这幅照片记载的是淞沪会战期间,日军轰炸上海火车南站后的悲惨景象。

  淞沪战役期间,日军曾动用了100多架飞机对上海进行狂轰乱炸,意图摧毁我军民的战斗意志。上海当时有南北两个火车站,北站处于交战区,交通完全断绝,因此南站就成了陆路交通的唯一出口。1937年8月28日,南站遭到了日军两次毁灭性轰炸。当时南站挤满了想要撤往内地的群众,约1800多人,其中多数是妇女和儿童。下午2时左右,四架日机飞临南站上空实施轰炸,当场炸死500多人。不一会儿,又有八架日机再次投下炸弹,炸死200多人。轰炸过后,车站变成废墟,到处横七竖八躺满尸体,惨不忍睹。当时在美国《赫斯特新闻社》任职的中国摄影记者王小亭目睹了这一悲剧并拍摄了这张令人揪心的照片。两星期后,照片刊登在美国《生活》杂志的封面,立即引起了强烈的国际反响,据估计,当时全世界有1亿3千6百万人看到了这张照片。由于上海火车南站远离战区,没有任何军事设施,所以国际舆论纷纷谴责日本轰炸城市,杀戮无辜平民的罪行。面对国际舆论压力,日本法西斯在战时就百般抵赖,诡称当时飞行员误以为站台上是调动中的中国部队,所谓发生了“误炸”。

  展开全部我看过这样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女孩在已经身亡的母亲的身边嚎啕大哭,在她旁边的废墟下面压着许多亡灵。这是1938年8月28日,日本侵略者轰炸上海火车站时,一名记者拍摄下来的的真实情景。

  看了这张照片,我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一天:一位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了上海火车站站,准备去远方的亲戚家逃难。车站里有许多人,有的是要逃难,有的是要去参军……他们都想尽快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危险将要来临。日军的飞机已在空中“嗡嗡”作响。他们顿时惊恐不已,哭喊叫声立刻充满了整个车站。他们开始四处逃窜,可来不及了,什么都来不及了。“轰”的几声,车站顿时变成了一堆废墟。一些人被炸死了,一些人被埋在废墟下面,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烧焦和硝烟的味道,到处是一片血腥的场面。小女孩的妈妈不幸也倒在了血泊中,她只能孤苦伶仃地哭喊着“妈妈、妈妈!”然而没有人能够帮助她……

  是啊,那场战争不知夺取了多少人的生命,毁了多少人的家园,不知有多少人离乡背井、阴阳相隔。又在多少人的心灵上刻下了无法愈合的伤口。

  1937年8月28日,日军轰炸上海南站,炸死候车妇孺200多名。废墟前,一个满身鲜血的幼儿,因为伤痛、惊恐和失去母亲而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穿越68年的漫漫时光……

  1937年8月28日,天空有几朵飘飘悠悠的云,有的像蘑菇;有的像小狗;有的像金鱼;有的像大树……人们在候车大厅里等火车,有的人已经睡着了,一定在做着一个回家的梦,梦中那思念已久的家乡该变了模样吧!但是,人们不知道他们等待的不只是火车,还有一件可怕的事情,灾难正无声地向他们逼近……

  突然,一声巨响,大地开始摇晃,灰尘夹杂着坚硬的水泥碎片从的候车厅的天花板哗哗啦啦地往下落着,窗玻璃在巨响中变得粉碎,四散飞扬……天呢!,这是怎么回事?人们哭喊着、尖叫着,向大门跑去,求生的欲望使他们拥挤在大门口,一家人开始离散,不知去向,有的人在这片混乱中被活活踩死,紧接着,又是几声巨响,日军的炮弹接连不断落在了这片安宁而富饶的土地上……

  大厅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车站的人无一幸免,原本热闹非凡的火车站一下子变得凄凉悲惨……

  轰炸结束了,车站在硝烟中变得了无生机,一片寂静。突然,一个孩子的哭声打破了这可怕的寂静,有个孩子没死!他无助地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妈妈那熟悉的身影,可是,妈妈为了能让孩子躲过这场灾难,把他护在了自己的身躯之下,孩子活下来了,可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她却再也听不到了……然而,孩子的哭声引来了日本鬼子,他们在血流成河的车站的废墟中找到了这个不谙人事的孩子,那双幼小的、清澈的、纯真的眼睛里流出的泪水,没有唤醒这些日本人的一丝人性,他们,对着这个幼小的生命,残忍地举起了屠刀……

  天空从此失去了它地高远、明净;大地从此失去了它的博大、丰饶;祖国的河山在日军丧心病狂的屠刀下伤痕累累,血泪成河……

  侵略者真是太可恶了!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多多的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将来,我们要把祖国建设得更强大,绝不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8月28日,这是悲惨的一天。日本进行周密的计划过后,准备轰炸上海火车南站,来给中国一个下马威。

  上海人闻风而逃,收拾好自己行李,冲向大街,跑向火车站,而火车站正是日本轰炸的焦点。多多一家也不例外,父亲带着妻子和多多,跑到了火车站。爸爸好不容易在卖车票的地方买了两张车票,又到了月台上等车,一起都是用跑步进行的。

  来到月台上,多多一家惊呆了,人山人海,月台上摆满了行李,人们像泥鳅一样挤来挤去,争着往前面“进军”,想在上火车的时候早点上去。“呜,呜——,呜,呜,”这个声音由远到近,显然是火车来了,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抢着往前面冲,火车刚停稳,人们就上去了,5秒钟的时间,车厢里就挤满了人。

  突然,人群听见了“嗡嗡嗡,嗡嗡嗡”的声音,随即,看见了天空上出现了几个黑点,人们傻呆呆的看着,没有反应,忽然,黑点俯冲了下来,越来越近,看清了,是飞机,机面上闪耀着银光闪闪的膏药旗,还可以看见非肉体武器,“啊,飞机,飞机,快逃,快逃啊!”不知谁说的,人们开始了显著的分岔,有的到火车上,有的到月台上,多多的妈妈被“潮流”推着,和爸爸分散了,她思索着怎么保护多多的安全,看到了一块由一些破烂搭起的小棚子,她把多多塞了进去.

  正想找个地方自己也藏起来,两架轰炸机飞得更低了,一架飞机扔一枚炸弹,两颗炸弹落下来了,一枚落在了火车头上,一枚落在了月台上,“轰隆,轰隆,”两声爆炸响,一些人炸得血肉横飞,幸存者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了,继续逃命。又是两声响,又是一些人被炸死了,日军轰炸机就是这样两架一次来轰击上海火车站的,轰完了所有的炸弹以后,日军加速逃离了上海火车站。

  多多上面的盖子早已经被冲击波给掀飞了,多多也炸得面目全非,他看到了火车站被轰炸以后的情景:预制板掉在了火车轨道上,玻璃震得满地都是,架空桥空落落的,里面都可以看见外部,一些残余的碎片在架空桥上面摇来摇去,不时还有一些破烂落了下来,多多是一个幸存者!!是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多多留在火车站里,他还不会行走,在这里他显得孤独和无助。

  随后,记者来了,他看到了多多,用照相机拍下了这个震撼人心的照片,尽管没有彩色胶卷。多多以后的人生,很难说,要是运气好的,被人家收养,运气不好,就是活活饿死了。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工业发达,市街繁华。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出于扩大侵华战争的需要,又在上海发动了八·一三事变。日本军部先后调集了20万大军进攻上海,同时出动100余架飞机反复对上海进行毁灭性轰炸。

  1937年8月14日下午,日机轰炸上海。炸弹落于南京路外滩,华懋饭店及汇中饭店被炸毁。南京路一带尸骸狼藉,在炸毁的建筑物残迹中,受伤者被压在下面,呻吟惨号。炸死者血肉模糊,肢体残缺。几分钟后,虞洽聊路与爱多亚路交叉点,也遭到轰炸。这一地区也是上海的闹市之一,有不少难民聚集在道路两旁。炸弹落在这里,附近的房屋大都被炸毁或震坍,停在路边的20多辆汽车全部起火燃烧,电缆被炸断垂落地面,又引起大火,使灾情倍加惨烈。被炸死者的断肢残躯,四处抛散,鲜血染红了街面。

  这次轰炸,共炸死无辜平民1742人,炸伤1873人,炸毁及烧毁的房屋财产难以计算。

  1937年8月23日中午,日机轰炸南京路闹市区和浙江路,先施公司被炸,电线人被炸死,一位年轻的母亲横卧血泊,怀中的孩子只剩下两只血淋淋的脚。此外,还炸死570余人。

  同年8月28日下午2时,日机疯狂轰炸上海南火车站。上海原有南北两个车站,八·一三以后,北站处于战区,交通完全断绝,南站就成了陆路交通的唯一出口。当时上海及其附近的难民蜂拥而至,争相出逃、南站拥挤不堪。第一批四架日机首先向南站投弹炸死难民500多人。不一会,又有八架日机飞抵南站上空投弹,炸死200多人。车站天桥、月台、铁轨被炸得稀烂,地上满是焦黑残缺的尸体。月台上横七竖八躺满尸体,上面还压着铅皮和木板。广场上很多被炸死的妇女紧抱着无头缺肢的孩子。日机投掷的燃烧弹使车站及站外的外揭旗和郑家桥燃起大火,一时间烟雾弥蔓,哭声四起,满目疮痍,惨不忍睹。上海南站远离交火地区,根本没有军事设施,中军对南站的轰炸,完全是有计划的野蛮屠杀。

  9月18日,日机对上海东区杨树浦等地轰炸,投下多枚燃烧弹,致使那一带的工厂和居民区大火遮天,损失惨重。这天上午8时,怡和纱厂厂房中弹,打麻机当即起火。接着东百老汇路、公平路的公所住宅中弹,大火很快蔓延。此外,兆丰路仓库、百老汇路东一片住宅、培林洋行蛋厂等工业和居民区大火熊熊,被烧成焦土。

  在日机的夜以继日的狂轰滥炸下,上海遭到严重破坏。仅遭日机袭击的文教机关和学校(其中部分又遭轰炸又遭炮击)就达92个,其中被全毁的占75%。许多医疗卫生机构亦遭到轰炸。例如,8月18日、19日,日军先后轰炸高悬巨幅红十字旗的直如东南医学院和南翔红十字会第三救护队。

  关于轰炸破坏上海的情况,这里摘引一段1938年3月19日上海《密勒氏评论周报》的报道,即可一目了然:被毁的商店至少有10万家,其中包括店主的住宅和财产。这些商店或被焚毁,或被炸毁,或被轰毁,或被抢掠一空。我们倘驱车经过虹口、杨树浦、闸北和南市等处,但见两旁街道,尽成废墟,往往延长几里。在1932年淞沪战争后,约一里宽二里长的面积内损害颇重。这一次,三公里以上的面积内,往往片瓦无存,不足为奇。在许多地方,破坏的情况,简直难以形容。两路管理局附近的无数小店铺以及住宅,均遭不断轰炸,摧毁无遗。

  我看过这样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女孩在已经身亡的母亲的身边嚎啕大哭,在她旁边的废墟下面压着许多亡灵。这是1938年8月28日,日本侵略者轰炸上海火车站时,一名记者拍摄下来的的真实情景。

  看了这张照片,我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那一天:一位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了上海火车站站,准备去远方的亲戚家逃难。车站里有许多人,有的是要逃难,有的是要去参军……他们都想尽快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危险将要来临。日军的飞机已在空中“嗡嗡”作响。他们顿时惊恐不已,哭喊叫声立刻充满了整个车站。他们开始四处逃窜,可来不及了,什么都来不及了。“轰”的几声,车站顿时变成了一堆废墟。一些人被炸死了,一些人被埋在废墟下面,空气中弥漫着尸体烧焦和硝烟的味道,到处是一片血腥的场面。小女孩的妈妈不幸也倒在了血泊中,她只能孤苦伶仃地哭喊着“妈妈、妈妈!”然而没有人能够帮助她……

  是啊,那场战争不知夺取了多少人的生命,毁了多少人的家园,不知有多少人离乡背井、阴阳相隔。又在多少人的心灵上刻下了无法愈合的伤口。

  1937年8月28日,日军轰炸上海南站,炸死候车妇孺200多名。废墟前,一个满身鲜血的幼儿,因为伤痛、惊恐和失去母亲而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穿越68年的漫漫时光……

  1937年8月28日,天空有几朵飘飘悠悠的云,有的像蘑菇;有的像小狗;有的像金鱼;有的像大树……人们在候车大厅里等火车,有的人已经睡着了,一定在做着一个回家的梦,梦中那思念已久的家乡该变了模样吧!但是,人们不知道他们等待的不只是火车,还有一件可怕的事情,灾难正无声地向他们逼近……

  突然,一声巨响,大地开始摇晃,灰尘夹杂着坚硬的水泥碎片从的候车厅的天花板哗哗啦啦地往下落着,窗玻璃在巨响中变得粉碎,四散飞扬……天呢!,这是怎么回事?人们哭喊着、尖叫着,向大门跑去,求生的欲望使他们拥挤在大门口,一家人开始离散,不知去向,有的人在这片混乱中被活活踩死,紧接着,又是几声巨响,日军的炮弹接连不断落在了这片安宁而富饶的土地上……

  大厅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车站的人无一幸免,原本热闹非凡的火车站一下子变得凄凉悲惨……

  轰炸结束了,车站在硝烟中变得了无生机,一片寂静。突然,一个孩子的哭声打破了这可怕的寂静,有个孩子没死!他无助地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妈妈那熟悉的身影,可是,妈妈为了能让孩子躲过这场灾难,把他护在了自己的身躯之下,孩子活下来了,可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她却再也听不到了……然而,孩子的哭声引来了日本鬼子,他们在血流成河的车站的废墟中找到了这个不谙人事的孩子,那双幼小的、清澈的、纯真的眼睛里流出的泪水,没有唤醒这些日本人的一丝人性,他们,对着这个幼小的生命,残忍地举起了屠刀……

  天空从此失去了它地高远、明净;大地从此失去了它的博大、丰饶;祖国的河山在日军丧心病狂的屠刀下伤痕累累,血泪成河……

  侵略者真是太可恶了!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多多的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将来,我们要把祖国建设得更强大,绝不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再受任何人的欺负!

  8月28日,这是悲惨的一天。日本进行周密的计划过后,准备轰炸上海火车南站,来给中国一个下马威。